行业新闻
现在位置: 首页 > 行业新闻 > 正文

微信开启首批玩家解析视频号 迎来短视频最后一波超级红利

时间:2021-4-04 作者:微信 分享到:
1月22日,微信正式宣布开启视频号这一“短内容”的内测申请。因为有张小龙光环加持,这一功能备受关注。不过相对来说,当时视频号的知名度仍有很大局限。
 
虽然在互联网界“封神”,张小龙并非大众明星。媒体竞相报道之后,视频号潜伏而下,悄然运行。而在一定程度上看,明星是互联网产品的“破圈”工具。伴随视频号上更多明星入驻,这一产品正加速进入大众视野。
 
根据中研产业研究院《2020-2025年中国短视频行业市场竞争格局与发展前景预测报告》,短视频浪潮势不可挡,微信视频号可能带来这股大浪最后一波超级红利。一些视频号体验者道出他们的感受,其普遍反馈是,视频号不能简单与抖音、快手类比。而这意味着,视频号中的机遇,也必然与已经火爆的短视频应用有所不同。
 
占位卡点,抢夺短视频新红利
 
对视频号的关注萌发在它诞生之前。
 
1月9日,2020年微信公开课PRO在广州开课,张小龙分享对信息互联和微信产品的思考。当时他指出,相对公众号而言,微信缺少了一个人人可以创作的载体,而待视频号浮出水面,其定位,正是“一个人人可以记录和创作的平台”,以及“一个了解他人、了解世界的窗口”。
 
短视频兴起的背景下,抖音、快手强势崛起,占取大量用户时间,对其他行业造成影响。同时字节跳动大放异彩,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对腾讯的牵制。腾讯需要想办法在短视频领域占据一个稳固位置,微视做不到,终于轮到微信自己上场。
 
巨头押注,成为创业者的新一轮机遇。
 
作为短视频和直播电商领域的创业者,少伟非常关注微信在短视频方向上的突破。在受邀开通视频号后,他就立刻投入使用,已经连续发布二十多条内容。在他看来,腾讯生态在短视频方向上的突破不容忽视,所以视频号一出现,就马上开通、马上使用。
 
在从事直播电商业务中,少伟表示,做短视频是一个非常优质的积累用户的通道。视频号背靠微信超过11亿月活用户,自然成为无法忽视的存在。少伟向新浪科技表示,自己希望通过视频号来转化吸收新的客户,同时,也希望用视频号来打造自己的个人品牌。
 
根据各家企业官方披露信息,目前抖音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4亿,快手的日活用户也超过3亿,如此活跃且成熟的平台中,后来者要想崛起已经非常困难,而在视频号面前,大部分人站到了相对一致的起跑线上。
 
农特集团总裁、汉森供应链董事长,同时也是资深农产品电商专家的黄刚,在微博、抖音都有大批粉丝,视频号成为他所关注的新阵地。与少伟相同,追逐视频号对他来说也是不需要理由的事情。
 
黄刚长期关注互联网农业和物流供应链,他对出现的社交商业风口心怀抱负。要“在每个平台夯实我的地位”,黄刚向新浪科技表示。每周,他会进行两次集中的视频录制,然后把这些内容向不同渠道分发。对视频号,黄刚还会制作单独的原创内容。
 
相对来说,民宿测评师小坤对视频号的态度比较佛系,并没有明确目标。不过抱着半玩半认真的态度,小坤也设想,如果今后能够把视频号做大,可以给自己的公众号导流。
 
小坤的日常生活,不是在住民宿,就是在去住民宿的路上。因为这种工作关系,会录制很多旅游美景的视频素材。但她只在小红书发布内容,并不运营抖音这类平台。其考虑代表了很多人的想法:成熟的短视频平台竞争激烈,新人机会不多。
 
视频号的出现,让小坤的素材有了用武之地。她介绍,自己最初发布的两条视频号内容有过“爆掉”,高的浏览已经过万。
 
克制之下,视频号适合怎样内容
 
虽然诞生之初便引起广泛关注,之后短视频的测试推广似乎并不着急。
 
微信最初公告显示,内测期间,仅广州、成都、西安、沈阳等部分地区用户在微信发现页可看到“视频号”的入口。同时,用户可以通过发送邮件或扫描二维码方式,申请开通,不过申请之时,需要提供影响力证明。
 
另外,视频号提供了专属邀请码,在提交影响力证明时附上邀请码,可获得加速审核资格。然而据网友反馈,邀请卡只是针对极少数优质视频号号主邀请,拥有邀请卡的人,可以定向邀请三个人,受邀者必须认识三个月以上,且不能把邀请卡转让给陌生人。
 
因此,对大多数微信用户来说,视频号的面貌一直模糊。很多人四处搜索开通方法,但始终无法开通。
 
张小龙曾否认“微信克制”的说法,但在视频号的推广上,微信表现非常谨慎。黄刚认为,这是微信应有的态度。
 
“它不能够像朋友圈一样,或者是早期的抖音一样,所有人都一口气上”,黄刚分析,如果视频号快速向所有用户开放,那么虽然表面上看会是繁荣景象,但内容质量下滑,平台不会成功。
 
黄刚加入到一个视频号微信群,群里差不多500人,都是受邀开通。在他看来,视频号开通的初期,微信是在把每一个垂直领域的KOL都吸引过去,这一策略是对的,节奏感把握也还不错。
 
不过,目前视频号内容质量并非都是精品。擅长文字创作的人,未必擅长视频创作。在小坤近来体验中,优质内容和一般内容,差不多五五开。
 
小坤提到了一点困惑,就是看不懂视频号的推荐机制。她还指出,目前视频号的内容审核条件有待严格,会出现一些低俗内容。
 
还有更为根本的一点,不同平台有不同调性,也会产生内容上的偏向。对有心追逐视频号红利的人来说,需要弄清楚这个平台究竟适合怎样的内容。
 
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、互联网学者刘兴亮向新浪科技表示,在他目前感受中,抖音更像夜店,视频号更像图书馆,所以知识付费视频内容,更适合视频号平台。他曾长期在抖音发布内容,不过现在来看,视频号的数据已经比抖音要好。
 
关于视频号适合怎样的内容,刘兴亮总结了“三性四有”:“三性”是知识性、趣味性、时效性,“四有”是有情、有趣、有用、有品。
 
实际上,短视频平台内容呈现同质化趋势,但在外界印象中,抖音偏向时尚,快手偏向土味,两者都展现出很强的趣味性。视频号作为新兴平台,要形成能够留住用户的差异化内容,并不容易。
 
少伟也看好知识、教育类内容在视频号的传播。他认为,场景决定人的行为、心态、思考和选择,微信是一个相对比较成熟稳健、接近于真实社会的平台,正能量,或者比较严肃、有一定深度的内容与视频号可能更为匹配。
 
决胜时刻,短视频或迎最终战役
 
短视频行业仍在上升通道,红人不断涌现,伴随5G来临,有可能再次突飞猛进。不过整体而言,在抖音、快手的压制之下,视频号有可能是新人攫取短视频红利的最后一次机遇。同时,短视频行业有可能迎来一次最终战役。
 
就视频号对短视频行业的影响,高樟资本创始人、CEO范卫锋向新浪科技指出两个关键词:规训与激励。“任何内容生态都是平台规训和用户自生长的产物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淮南为橘,淮北为枳”。
 
范卫锋总结,在公众号的规训下,产生了十点读书、饭统戴老板、星球研究所……培养了深度;在快手的规训下,产生了辛巴、二驴、散打哥、手工耿……形成了江湖;在抖音的规训下,产生了摩登兄弟、毛毛姐、祝晓晗……有种种精彩;在B站的规训下,产生了老番茄、党妹、刀姐……吸引更多有趣的人。包括知乎、小红书、喜马拉雅……都是如此。
 
他认为,视频号的出现将形成新的规则,来到这里的人们与规则相互作用,在规训和激励的作用下,形成新的内容生态,一批属于视频号的原生住民会由此产生,新的机会也随之而来。